第1303章 借種生子

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


  王瑛有些遲疑:「娘娘,你確定要冒這樣的風險嗎?萬一被陛下發現了端倪,恐怕會萬劫不復。」

  皇后眼底滿是決絕:「捨不得孩子套不住狼,我們郭家既然已經決定對宴王的孩子動手,那就徹底沒了回頭路。」

  「等宴王回過神來,他肯定會查出,殺害他孩子的背後兇手的。我們不能坐以待斃……必須要先發制人。這個孩子,無論如何,我也得懷上。」

  王瑛覺得這件事很難辦。

  皇上並不熱衷男女之事,特別是蘭妃出事後,皇上更是一連多日不曾再進過後宮。

  皇后再如何想要孩子,她一個人也不行啊。

  「娘娘……皇上他要是不肯碰你呢?」王瑛忍不住地說出自己的擔心。

  皇后的氣息,頓時有些不穩。

  王瑛這番話,是戳到了她的痛處……她暗暗咬牙。

  自從入宮為後,其實蕭玄墨就從來沒有碰過她。

  到了今日,她還是處子之身。

  奈何,她使用了所有的手段,都無法讓蕭玄墨與她同房。這男人,就是一個不解風情的木疙瘩。

  皇后的面容,不由得露出幾分痛苦與恨意。

  「這個孩子,本宮必須要懷上。」

  「不管用任何法子,這個孩子都必須要有……王瑛,你明白嗎?」

  王瑛的身子,忍不住一抖。

  她臉色泛白地看著皇后:「娘娘。」

  皇后閉了閉眼,一滴淚從眼角滑落:「從本宮入宮起的那一天,很多事情,其實都不由得本宮自己做主。」

  「我那父親,素來是個有野心的。他入宮時,他就給本宮下過死令,倘若本宮生不出嫡皇子,他就不會放過我娘與弟弟。」

  「一年多了,本宮的肚子,怎麼都沒動靜。父親他早就急了,本宮若是再不行動,恐怕我娘與弟弟,就該有危險了。」

  她雖然是郭閣老的嫡女,母親是郭夫人。可郭家的人,誰不知道,她母親不過是擔了個正妻的虛名罷了。

  父親寵妾滅妻,這些年任由柳姨娘爬在她母親的頭上。她若是沒有入宮為後,恐怕母親現在早就被柳姨娘給磋磨死了。

  若不是她的身份在這壓著,母親與弟弟的日子,恐怕會更加的艱難。

  一旦讓父親知道,她沒有任何的利用價值。父親就不會再制約柳姨娘,柳姨娘巴不得母親沒了,好給她騰位置。

  到時候,母親與弟弟就危險了,

  皇后的眼睛通紅,聲音染了一些哽咽。

  「本宮已然沒有回頭路……所以王瑛,去辦吧。」

  王瑛心疼無比地看著皇后,她吸了吸鼻子。

  「娘娘,無論你想做什麼,奴婢都會支持你。」

  她跟隨皇后多年,如何不明白她的苦衷?

  皇后對她不薄,她也不是那種忘恩負義之人。所以這一刻,她跟著皇后,也是沒了回頭路。

  王瑛穩定了情緒,便退出了內殿。

  ——

  蕭玄墨這邊,散朝後,趙凌便到他面前回話。

  「陛下,皇后娘娘確實染了風寒,情況還挺嚴重的……」

  蕭玄墨皺眉,他眼底滿是意外。

  「挺嚴重?」

  他到底不放心皇后,一國之母,不是普通的妃嬪。

  她的安危,自然也關係到了前朝後宮。

  蕭玄墨處理一些緊急的事務,他換了身常服,便去了翊坤宮看望皇后。

  皇后躺在床榻上,容顏憔悴至極。

  她看到慢慢走近的蕭玄墨,一雙眼眸頓時泛紅起來。

  她欲要起身,向蕭玄墨行禮。

  「陛下……」

  蕭玄墨連忙按住她的胳膊:「你既然病了,那就不要多禮了。」

  「好好養著,其餘的事情你都不要操心。後宮的事情,朕交給其他人去管……」

  皇后微怔,她可不放心,將後宮的管理之權,交給其他妃嬪。

  可她如今,最重要是要懷上孩子。

  有時候,魚與熊掌不能兩全。

  她必須做出取捨才行。

  皇后低斂眉眼,輕聲應了:「好,臣妾都聽陛下的。」

  王瑛端著熬好的湯藥過來,蕭玄墨接過,溫柔體貼地餵皇后喝藥。

  皇后含情脈脈地看著蕭玄墨。

  蕭玄墨突然聞見了一股淡淡的香味,他的動作不由得一頓。

  「這是什麼香,朕為何從沒有聞到過?」

  皇后的身子一僵,她緊緊地攥著拳頭,忍著心底的慌亂,一字一頓回道:「這是安神香,是趙太醫最新研製的。臣妾這幾日,夜裡總是睡不好,這香的效果,倒是挺不錯……」

  「陛下雙眼都是烏青,想必這幾日也是非常辛苦。臣妾心疼陛下,陛下不如你就在臣妾這裡,稍微歇息一會兒醒醒神吧。」

  她說著,讓王瑛將蕭玄墨手中的藥碗拿走。

  她慢慢的靠近蕭玄墨,輕輕的拍了拍他的肩膀。

  外面的床幔被人緩緩放下,遮擋住了明亮的日光。

  內殿,頓時陷入一片昏暗。

  蕭玄墨的眼皮,漸漸地有些沉重。

  這香的效用,竟是如此霸道,他不過剛剛聞到,就覺得睏乏無比。

  他的眼睛根本就睜不開,整個身子便朝著床榻處倒去。

  皇后屏息,扶住了蕭玄墨的身子,小心翼翼讓他躺在了床榻上……她垂眸,凝著蕭玄墨如玉俊朗的面容,她抬手輕輕的撫摸了一下。

  「陛下……臣妾也不想背叛你。」

  「可臣妾實在是無路可選了。」

  她比誰都清楚蕭玄墨不喜歡她,他的心,冷硬無比,無論她用任何的手段,都無法將他的一顆心給捂熱。

  她可以趁蕭玄墨對她沒有防備,這次給他下藥。那麼下次呢?下下次呢?恐怕蕭玄墨再不會相信她,他甚至還會遷怒於她、厭惡她。

  她只有這麼一次,讓自己懷孕的機會。

  無論如何,她都不能有任何的閃失。

  她更不能保證,只這一次就能懷上蕭玄墨的孩子。所以,這借種生子,成了她必須要選的路。

  皇后閉了閉眼睛,竭力忍住崩潰的情緒。

  她緩緩地起身……朝著外面喊了句:「進來吧。」

  下一刻,王瑛便推了一個身材健碩的男子入內。

  皇后脫掉自己身上的寢衣,她下了床榻,走到不遠處的軟塌上,慢慢地躺了下去。

  王瑛眼睛通紅的看了眼皇后,而後她便一步步退了下去。

  內殿昏暗一片。

  那個男子被下了藥,皇后只稍稍沖他勾了勾手指,他便鬼使神差地朝著皇后而去。

  本書首發思兔𝘀𝘁𝗼𝟱𝟱.𝗰𝗼𝗺,提供給你無錯章節,無亂序章節的閱讀體驗



章節目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