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04章 收走鳳印

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


  蕭玄墨這一覺,睡得很是深沉。

  他只覺得頭疼欲裂……他忍不住嘶了一聲,抬手捂住了自己的腦袋。

  下一刻,他便睜開眼睛。

  映入眼帘的,便是他赤裸著身體,緊緊地抱著同樣一絲不苟的皇后在懷中。

  床榻上凌亂無比,四周似乎還散發著一股不好聞的味道。

  蕭玄墨的臉色,猛然一變。

  他狠狠地將皇后推開。

  「皇后,你居然敢給朕下藥?」

  皇后似被驚醒,她臉色慘白,連忙披了件外衣,滾到了地上屈膝跪下。

  「陛下息怒……臣妾也是沒法子了。」

  「臣妾只想要一個孩子。臣妾乃是你的妻子,你的女人。臣妾想要陛下的孩子,難道有錯嗎?」

  她淚流滿面,極為委屈地看向蕭玄墨痛訴。

  她沒有否認,特別痛快地承認了這一切。

  她眼中滿是對蕭玄墨的哀怨與恨:「陛下若是生氣,大可以廢了臣妾,總之臣妾不後悔,與陛下的一夜春風。」

  蕭玄墨的臉色,青白交加。

  他氣惱得厲害,舉起胳膊便要扇向皇后。

  皇后閉上眼睛,一副視死如歸的模樣。

  蕭玄墨凝著她那副決絕的面容,他終是沒有打下去。

  他攥著拳頭,披上了自己的外袍,憤而離去。

  「皇后冒犯朕,實在可惡……傳令下去,收走皇后的鳳印,將她禁足在翊坤宮。沒有朕的允許,任何人都不准放她出去。」

  皇后失魂落魄的靠坐下來,她忍不住抱著自己的膝蓋,痛哭起來。

  她知道,這條路一旦踏上,自己這一輩子算是徹底的完了。

  蕭玄墨對她的最後一絲憐惜與夫妻之情,也徹底的斷送。

  王瑛從外面走了進來,她蹲在皇后的身邊:「娘娘。」

  皇后哭著,緊緊的抱住了王瑛。

  「我知道,他必然是惱上了我。」

  「這輩子,他都不可能再喜歡我。可他,就是一個沒有心的,我已經盡力了,卻無法焐熱他的心。愛情與榮華富貴,我總要保住一個的。」

  王瑛特別心疼皇后,她聲音哽咽地安撫:「娘娘沒錯,錯的是陛下。是他逼著娘娘,走這條路的……」

  皇后哭了不知道多久,直到眼淚都流幹了,她才漸漸地冷靜下來。

  「不管陛下如何怨恨我……只要能保住後位,能鞏固住郭家的榮耀,沒什麼是我豁不出去的。」

  她推開了王瑛,緩緩地站起身來。

  「坐胎藥熬好了吧?讓人端過來,往後的這十多天,我都不能掉以輕心。」

  王瑛緩緩地點頭應了。

  坐胎藥很快便熬好,皇后不覺得苦,幾乎是一飲而盡。

  雖然被收了鳳印,被禁足,可皇后一點都不慌。

  她正好可以利用禁足的這些日子,讓自己懷上孩子。

  一次如果懷不了,那就多幾次。

  只要懷上了孩子,所有屬於她的東西,都會回來的。

  蕭玄墨這邊,氣惱的厲害。

  他離開了翊坤宮,滿心都是寒涼。

  皇后向來安分守己,並沒有做出任何出格的事情,他沒想到,皇后如今為了要孩子,居然到了走火入魔的地步。

  她居然敢對自己下藥,以此來成就好事?

  她真是瘋了。

  蕭玄墨臉色鐵青的回了御書房,他剛剛坐下,便宮人入內稟告:「陛下,宴王與宴王妃他們回京了。」

  「如今,他們已經入了宴王府。」

  蕭玄墨眼底滿是欣喜,他原本沉悶的心情,瞬間消散了。

  「好……傳令下來,準備鑾駕,朕要出宮看望宴王、宴王妃。」

  他特意換了身上的衣服,扭頭問宮人:「你覺得朕穿這件衣服,好看嗎?」

  宮人從來沒見過,蕭玄墨這樣的開心激動。

  宮人立即殷切地夸道:「陛下俊朗如玉,穿什麼衣服都好看。」

  蕭玄墨看著銅鏡里的自己,頗為滿意的點了點頭。

  一想到,自己將要見到皇叔與雲鸞,他心裡就止不住的高興。

  他迫不及待地出宮,前往宴王府。

  皇帝的鑾駕,浩浩蕩蕩,聲勢浩大地前往宴王府。這下子,引起了不少朝臣的關注。

  當即便有人向宴王府遞帖子,無論是女眷還是朝臣,都紛紛想要來拜訪。

  雲鸞還沒坐下來喘口氣,便有無數的拜帖,送到了她的手裡。

  她無奈地嘆息一聲。

  「回到京都,就是事多。」

  她不想處理這些,乾脆當甩手掌柜,讓蕭廷宴應付這些事情。

  蕭廷宴看著那些帖子,直接來了句:「這都是小事,不想參加,就不參加。也值得你煩心?」

  依著雲鸞現在的身份地位,旁人只有巴結她的份兒。但也不是什麼人巴結,她都要理會。要不然,那得多累?

  雲鸞一想這話有道理,當即便不管那些帖子了。

  她只派人,去雲府傳話,明日她便去雲府,看望二哥與二嫂。

  誰知,她剛剛將話吩咐過去。

  雲楓帶著陳詠荷,便早早上門來了。

  陳詠荷眼睛通紅走向雲鸞,緊緊地抱著她哽咽哭了起來。

  雲鸞也忍不住跟著紅了眼眶。

  雲楓抱著會走路的孩子,眼睛通紅的喊了聲小四。

  雲鸞捏著帕子,擦了擦濕潤的眼角,沙啞著聲音喊了聲二哥。

  蕭廷宴連忙讓人上了茶點,幾個人還沒坐下來好好說話,黑翼便從外面進來稟道:「王爺,陛下來了。」

  雲鸞抬眸看向蕭廷宴。

  兩個人還沒站起身,出去相迎,蕭玄墨已然從外面走了進來。

  雲鸞等人,立即站起身來,欲要向蕭玄墨行禮。

  蕭玄墨立即阻攔:「皇叔,皇嬸,使不得,你們是長輩,怎麼能給我行禮呢?」

  蕭廷宴輕笑著回道:「如今,你是君,我們是臣……」

  蕭玄墨當即便不樂意了:「皇叔,你這話說得不對,在我這裡,你們就是我的長輩,沒有君臣之分。」

  「你們如果再和我客套,那我可就要走了。」

  雲鸞見蕭玄墨態度極為誠懇認真,她扯了扯蕭廷宴的衣袖,也就沒再堅持。

  蕭廷宴欣慰地勾唇笑笑,邀請蕭玄墨落座。

  蕭玄墨看了眼雲鸞,欲言又止:「我,我想看看孩子們,可以嗎?」

  他眼底滿是期待與緊張,唯恐雲鸞會拒絕他的要求。

  雲鸞看著他忐忑不安的模樣,她忍不住噗嗤一笑:「可以啊,自然可以……」

  她當即便讓人,將兩個孩子抱出來。

  雲楓與陳詠荷也沒看到孩子呢。

  當兩個孩子被抱出來,蕭玄墨他們的眼睛,就黏在這一對龍鳳胎身上,再也移不開目光了。

  



章節目錄